“这个……”纪蔚然挠了挠头,“我也不大清楚。

不过这好像成为学院惯例了。

秘谷试炼的前十名都有丰富的奖励,排名是不看年级的。

而新生比其他人要早进入秘谷几天,已经率先搜刮了一大批资源,随后进入的人,再想找到好的资源就得去比较远的危险地带了。

这时候,抢劫新手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说到底还是心里不平衡,觉得新生多了一天时间的优势。

“本来应该没有这么极端。

但是被抢劫的新生过一年成为老油条后,就会忍不住把前一年自己的怨念发泄到下一届新生上。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恶劣的风气。”

秦厉接口回答道。

“你们以前也被抢过?”云轻言挑眉。

“对啊。”纪蔚然点了点头,“不过靠着百里,我们四个人配合,还没有人抢成功过。

但是因为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提防上面,我们积分也没有进入前五。”

晚霞中遇见纯真女孩

“他们不敢抢你。”百里清雪看向云轻言开口道。

云轻言摸了摸鼻子。

那边,老学员那一派已经产生了分裂,有人想推举伍源,有人却不买他的帐。

比起百里清雪,伍源私心太重了,平时风评也不好,威信不足。

雷宇众人眼中冒出怒火,这些老生当着他们的面讨论怎么对付他们,真当他们是软柿子呢?

可事实上,昨天和万叶学院斗了一晚上,大家星元力已经差不多耗尽,对上这群阶级高星元力丰沛的老学员,他们真的没有半点胜算。

如果不是云轻言赶来的及时,恐怕他们已经被一碗端了。

“比起讨论怎么对付自家人,不如先解决掉外在威胁吧?”一道清冷的声音插入嘈杂的议论声中。

像是清水荡开了所有碎石尘埃,将所有喧嚣都压了下去。

数百道目光齐齐射向云轻言。

“呵!我们说话有你插嘴的份么?!”伍源眼睛快速闪过寒光,有了之前尴尬的经历,这次学乖了,不再动用威压,而是一道星元力猝然向云轻言拍去!

攻击可比威压快多了!

也,致命得多!

云轻言眸色淡淡,不屑一顾。

她的身边,站着她的同伴!

而她,对他们也付诸了完的信任!

“砰!”一道晶莹剔透的冰盾迅速挡住伍源的攻击。

同时,无数冰棱浮现在伍源身侧半寸处,更是有一枚直直地抵住咽喉。

百里清雪的声音如同冬日北极深处呼啸的冷风,冷酷冰寒,“找死?”

蓝眸之中,迅速凝聚风暴,杀气四溢,冰冷冻人!

煌炎眯起一双狭长的眸子看向这个俊逸漂亮的男子,身侧浮起淡淡的火焰。

他怎么觉得这个冰帝血脉的小子,这么碍眼呢?

他的丫头,还需要别人来维护?

喉间冰冷的触感让伍源身体在一刻紧绷起来。

他隐隐能感觉到那锋锐的冰刃突破了他的星元力防御,刺破了他的皮肤。

“百……百里清雪,你在干什么?”狠狠咽了一口唾沫,伍源色厉内荏一脸硬气道,“我可是地级部的学员,你的同僚!你……你怎么可以对我动手?!”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