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原以为萧瑜会生气的,哪里想到她竟然是脸红着低头,看来她对这个王靖琪还是有点意思的。王靖琪倒也不错,除了他的笑容我不敢恭维以外,其它的都没什么。

王靖琪的提议没人反对,毕竟大家也都觉得干坐着没意思,于是纷纷挪到地毯上坐下。

司徒月坐在我的上家,她的上家是萧瑜,而萧瑜的上家,正是此刻一脸猥琐地盯着她的王靖琪。

让我意外的时候,我的下家竟然也是位美女,是司徒月的闺蜜之一。王靖琪不满地看着我,显然我这个地理位置最好,不论是什么惩罚都只有占便宜的份儿,而他的上家确是许容,他已经在心底祈祷,待会儿不要转出和许容“暧昧”的结果来,那样的话他想想都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司徒月静静地坐在我的旁边,王靖琪提议的时候她没反对,此刻竟然搓手有些紧张。

大家全部坐下之后,王靖琪说转盘每人转一回,顺时针轮流转,只要是自己转出的结果,就必须接受。

王靖琪说完问大家可有疑义,大家都表示没问题。

“既然大家没问题那我就先来了,小瑜瑜接招哦~”王靖琪猥琐地看一眼萧瑜,然后伸手在地上转一下转盘。

萧瑜听到王靖琪对她的称呼,没好气地白一眼王靖琪,当然她没有真的生气,毕竟大家经常在一起玩,长久相处下来难免会有一点感情。

王靖琪带着满脸的期待,希望转出个“亲下家一口”出来,但现实却狠狠打了他的脸,他转到的竟然是“干掉一杯酒。”

看到王靖琪的这个结果,许容率先笑出声,然后给王靖琪准备一杯酒来,

肆无忌惮的青春

在场的众人除去我之外相互都特别熟悉,我想他们肯定都知道王靖琪对萧瑜有想法,所以当王靖琪转出一个“喝酒”的结果后,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lHl,

王靖琪干掉一杯酒之后笑眯眯地看着萧瑜,此刻萧瑜正用嘲讽的笑容看他,“小瑜瑜别得意,待哥一会儿重新来过,肯定让好看。”

萧瑜听到王靖琪挑衅的话,轻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但眼底的神情显然不相信王靖琪能有那么好的运气。

王靖琪之后是许容转盘,许容竟然转到“答应上家的一个条件”。许容无奈地看着他的上家,他的上家正好是一个哥们,那哥们邪邪一笑,说让许容亲王靖琪一口。

王靖琪此刻正逗萧瑜呢,听到这话脸瞬间成了猪肝之色,一个劲地摇头说不能接受。

那哥们听王靖琪这么说,当即提醒他,“靖琪,玩这个游戏可是主动提出来的,千万不要自己打自己脸呀,只要玩就得服从上面的条件。”

王靖琪很是纠结地看一眼许容,当回头看到萧瑜那张俏脸的时候,只好咬咬牙把脸伸到许容面前,许容无奈闭眼亲了王靖琪脸一下,王靖琪被亲完之后脸色更青了,指着萧瑜说,“小瑜瑜,一会儿要好看!”

萧瑜嘚瑟地看着王靖琪,完全不相信他能占到自己便宜。

等了几分钟,终于轮到我转盘,我动手的时候司徒月轻声提醒我,“罗阳,可要好好转啊!”司徒月能看到转盘上面的那些惩罚,有的甚至非常的暧昧,她害怕自己真的做不出来,所以希望我能转一个比较简单好办的出来。

我轻轻点头,于是转动转盘,转盘转了两圈,最终停在“亲下家一口”上面。

看到这个结果,我脸色尴尬地看着下家这位美女,刚刚她转的时候是“干掉一杯酒”,现在却被我转的结果拉着受惩罚,我害怕她会不接受,毕竟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

不过美女的反应让我诧异,她竟然冲司徒月勾勾手指,“月月,这是罗阳自己转的,后面可不要找我算账哦!”

司徒月脸色红着“哼”一声,没有说话发表自己的意见。倒是王靖琪非常羡慕地看着我,那个眼神显然是想跟我换个位置似的。

“罗兄快点啊,大家都等呢!”就在我决定要不要亲的时候,王靖琪就催促着说道。

王靖琪催促完之后,我下家的那位美女也说话了,“怎么罗阳,是怕家里的老婆生气,还是怕坐在上家的月月吃醋呢?”

“臭菲菲,不说话没人当哑巴!”司徒月娇嗔地白我下家这位美女一眼,然后扭头不看我们这边。

我知道想玩赖几乎不可能,于是在菲菲美女脸上亲一下。

“真的好温柔哦,怪不得我们家月月会对倾心呢!”我亲完之后,菲菲美女大声说道。

这回司徒月并没有反驳她的话,只是在一旁低着头不言语。

我自然也是有些尴尬的,以为菲菲美女被我亲完会恼怒,哪里想到对方是当做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来看待。

司徒月转转盘的时候,我突然有些后悔加入她们的游戏当中,毕竟我只认识一个司徒月,玩起来蹩手蹩脚的,如果这个游戏我学回家跟贝贝和小姨一起玩,那不尽是我自己占便宜嘛。

我偷偷地记下这个游戏,想着回去以后立马跟小姨和汤贝贝玩一次,毕竟有几天没见,我得好好和汤贝贝亲密一下,至于惩罚我可以自己出嘛。

在我笑得正猥琐的时候,司徒月转的结果出来,她转的竟然也是“亲下家一口”。

“苍天啊,我不服!”王靖琪看到司徒月转盘的结果,发出了非常不甘心地哀嚎,他觉得我真的命好,这边刚亲完菲菲美女,那边司徒月又得亲我。

司徒月此刻很想把自己的手给切掉,她倒是希望自己也转个“喝酒”出来,那样大家至少不用尴尬。

别说司徒月,就连我都觉得汗颜,完全没想到司徒月能转出这个来。

“罗阳,脸伸过来吧!”司徒月知道几位朋友的脾气,她这个亲一口不做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