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那几个警察,听到这么一个声音,再一次的停了下来,看向了电梯口那边。

曾逸几人,还有那些顾客和蔡所长他们,也都看向了电梯口那边。

只见电梯口那边正站着几个人,其中两个中年模样的人站在那几个人的最前面,左边那个中年人,还一脸意外的看着曾逸。

蔡所长看到那个中年人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也顾不上肖艳的事了,就急急的走了上去,向那个中年人问好道“祁市长好!”

这出现在电梯口的人,正是祁市长几人,开口叫曾逸的,也是祁市长,而站在祁市长旁边的那个中年人,就是之前曾逸在洗手间遇到的路盛天。

至于后面的人,就是祁市长和路盛天和秘书之类的人了。

祁市长在蔡所长向他问好的时候,也没有问蔡所长是谁,只是稍微的对他点了点头,就没有再理他,而是径直的走向了曾逸那边。

“呵呵,祁伯伯,好久不见,路伯父好。”曾逸看到祁市长走了过来,也就和祁市长打起了招呼,当然,曾逸也不忘和祁市长旁边的路盛天打了一下招呼。

“呵呵,是有好久没见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祁市长不知道曾逸也在这酒楼,那是因为路盛天回去之后,并没有和他说遇到曾逸的事。

要不然祁市长很有可能,早就去曾逸的包间了,也不会在一楼这边遇到。

当然,要不是有肖艳和任志强两人的事,曾逸几人也早就离开了酒楼,祁市长也不可能可以遇见曾逸他们了。

甜美清纯女孩的公主梦

蔡所长看到曾逸既然和祁市长有说有笑,眼睛顿时就睁大了起来,冷汗也慢慢的从后背上渗了出来。

这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学生的人,既然和市长认识,而且还好像很熟的样子,这一下麻烦了。

虽然蔡所长的姐夫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可祁市长那是深鹏市的市长,更是省常委,级别比他那个不是常务副厅长的姐夫要高,要是祁市长追究起来,那他的姐夫也保不住他了。

和蔡所长同样出了一身汗的,还有那几个想要把曾逸几人拷起来的警察,祁市长他们当然认识了,应该说,在看到祁市长和曾逸有说有笑的时候,那几个警察就已经呆住了。

这出了一身冷汗的同时,那几个警察又有点小庆幸,庆幸他们还没有把曾逸几人给拷起来,要不然现在就要麻烦了。

现在那几个警察也想到了,刚刚曾逸说一但把他们拷起来,会有严重的后果这一句话了,也算明白曾逸在面对他们和他们的所长的时候,为什么能这么平淡了,没看到曾逸在面对祁市长的时候,都是有说有笑的吗?那面对他们几个警察,就更不可能会害怕了。

而四周的一些顾客,还有任志强两人,也认出了祁市长,看到曾逸和祁市长这么熟,那些顾客也都很是震惊,原来这真正的大人物,不是那个季夫人,而是这个年轻人呀!

相对那些顾客的吃惊,还有蔡所长几人的惊吓,任志强两人那就是兴奋了,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三班的老大曾逸,既然认识祁市长,而且还很熟的样子。

这也就是说,他们不会被警察抓了,甚至连那个什么季夫人也不用怕了,难怪他们大姐大会不把季夫人看在眼里,原来是他们的老大和祁市长认识。

肖艳在看到祁市长的时候,脸色也一下子变了,她可以不把蔡所长这样的人放在眼里,可她不可能也不把祁市长放在眼里。

别看她是季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而季氏集团又是国内十大集团之一,可商不与官斗这个道理,肖艳还是明白的。

这祁市长要想整她们季氏集团,那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她们季氏集团,可没有虚无集团那样,可以让任何的国家,都不会轻易去得罪的实力。

这在她眼中没什么了不起的学生,既然和祁市长认识,这一下,她想要报仇可能就要难了,想到不能报仇,肖艳的脸色又阴睛不定了起来。

曾逸这边,祁市长在和曾逸说了那么一句话后,就又看了看纷乱的一楼,还有晕过去的那几个保镖问道“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这个女人说我们要绑架她,然后让这个蔡所长要把我们抓进派出所,对了,这个蔡所长在不问清事实之前,就已经给我们定了好几条罪。”曾逸指了指满头大汗的蔡局长道。

“乱弹琴,曾少怎么可能会是绑匪,是哪个派出所的所长?”一听到曾逸既然被人定义成了绑匪,而且还要抓他,祁市长顿时就怒了,曾逸那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会是绑匪,他要是绑匪,那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是绑匪。

特别是听到那个蔡所长还已经给曾逸他们定了罪这话的时候,祁市长就更怒了,甚至都狠不得给蔡所长一巴掌。

虽然祁市长没有真的出手打蔡所长,可他也不会蔡所长好脸色看就是了。

“报,报告祁市长,我,我是振中派出所的所长蔡振荣,我姐夫是省公安厅的程副厅长。”看到祁市长发怒了,蔡所长两脚都发软了起来,差点没直接跪了下来,这说话都结巴了起来,当然,蔡所长说到后面,也不忘把他姐夫给说了出来,他就是希望祁市长能看在他姐夫的面子上,能放他一马。

祁市长听到蔡所长报出了他姐夫来,眉头挑了一下,只是祁市长依然是一脸愤怒的道“是谁给的权利,可以在没有问清事实之前就给人定罪,而且就算是要定罪,也不是的事,又不是法官。”

要是平时,说不定祁市长会给蔡所长那个副厅长姐夫一个面子,可这一件事关于曾逸,那祁市长就肯定不会给蔡所长还有他那个姐夫面子。

“市,市长,我知道错了,请市长给我一次机会。”蔡所长知道,这一次他真的踢到铁板了,他都提了他姐夫了,祁市长都不给面子,这只能说那个青年,也就是曾逸的身份绝对不简单了。

“哼,知道错了也没有用,现在就给我回去,等待组织给的处分吧!”祁市长也是真的怒了,他也不可能会这么轻易放过这个蔡所长,等回去之后,他一定要把这个蔡所长一撸到底,也算是给曾逸一个交代。

“是!”蔡所长面如死灰的回了一句,他知道,这一次他完了,祁市长绝对不会放过他,他这个所长是保不住了。

要是单单只是一个所长的位置保不住了还好说,可他的屁股也不是很干净,这要让祁市长查出来,他还很有可能会有牢狱之灾,这才是他最担心的。

如果说刚开始蔡所长还觉得这一次他是来对了的话,那这一次,蔡所长就是肠都悔青了,早知道会在这里遇到祁市长,而且祁市长还和那个青年认识,他就不该来,或者不该这样偏袒肖艳。

蔡所长也知道,现在就是再怎么后悔,也没有用了,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赶紧的离开,回去找他姐夫聊一下,看这件事还有没有补救的机会。

所以蔡所长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急急的离开了酒楼这边,也没有再看肖艳一眼,更没有带上他那几个带过来的属下。

那几个警察看到他们所长走了,也很想跟着离开,可是祁市长没有发话,他们又不敢就这样离开,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了。

曾逸看到祁市长处理蔡所长的方式,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祁市长是不可能会这么轻易放过那个蔡所长的,而且他也不怕那个蔡所长会跑掉,因为他跑不了。

这时,曾逸的眼睛余光看到肖艳好像偷偷的想要离开,也就看向了肖艳道“季夫人,就想这样离开了吗?”

被曾逸这么一叫,本来想要偷偷离开的肖艳,顿时就停了下来,并回过头,一脸不服气的看着曾逸道“们都打了我了,还想怎么样?”

肖艳虽然有点害怕祁市长,可是要她服软或者道歉什么的,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怎么说他也是季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她怎么能向人低头呢!

而且肖艳也不相信,祁市长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找她的麻烦。

“打了那是轻的,刚刚不是说要杀了我们吗?而且还说我们是绑匪,现在就想这么走了吗?”曾逸可没有忘记,刚刚这个肖艳可是口口声声的说要弄死他们,甚至还说要开死他们的家人。

而且今天要不是他们遇到,任志强两人也肯定不会好过,所以曾逸对这个肖艳是没有一点的好感,好打算要好好的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知道以后做人不要太嚣张的道理。

“那还想怎么样?”肖艳一听曾逸的话,就知道曾逸是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见得她会怕了,大不了大家就来一个鱼死网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