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记得,雪域可是极度封闭的区域,不与外界人交恶,也从不与外界人交好。

   他们一向独立于世界之外,不跟外界联系,可是却极度护短且具有领土意识。

   一但有外人擅闯雪域,就只能沦落为雪域一座永恒的冰雕,成为纯白世界的一道风景线。

   “哈?”这下轮到云轻言懵逼了。

   就是在她愣神之间,一根细长尖锐的冰棱贴着她的脸颊险险滑过,带出一道半指宽的血痕。

   冰冷的寒气从伤口处传来,冻得云轻言上下颚一阵打颤。

   “这种情况还分心,是嫌命不够长了吗?!”聂兆腾的一下站起来,狠狠责备!

   白枫几人诧异地看了聂兆一眼,聂兆平时虽然严格……但也没有严格到这等地步啊!

   怎么感觉,他对云轻言的要求格外高呢?

   众人不知,爱之深责之切!

   因为帝九阙和风燎的关系,聂兆本就打算要好好训练云轻言和季斯文,而那日云轻言给他疗伤,更是让他看到了她身上的无限可能!

   特殊血脉,医药大师!

   吉他少女脸色通红阳光下写真

   因为期待越高,所以他对云轻言要求越高!

   “轻言?!”见到云轻言脸上的血痕,百里清雪瞳眸一缩。

   辛冷忽然觉得,自己身侧的温度有些冷。

   连他这个冰系星元师,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百里同学,我是导师。”辛冷无奈地提醒一声。

   百里清雪不论等级还是奥义都比他高,他若是想对他动手,他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相反,同系元者之间的等阶压制,反而比不同系的元者之间要强得多!

   百里清雪看了他一眼,收回自己躁动的力量。

   辛冷这才觉得身侧的冷意散了几分。

   “我没事。这点伤不过是小伤。”云轻言轻轻地舔了舔唇瓣,为自己冰凉的唇带去几分温度,她伸手去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却发现血迹已经在冷温下被瞬间冻成冰了。

   冰系元者的攻击,最可怕的不是冰棱本身的杀伤力,而是被擦破肌肤后渗入骨血中的寒意。

   “继续。时间还没到。”看似俊美温和的院长白枫却下着冷酷的命令。

   这次云轻言不敢再和煌炎交流分心了,鼓足了劲应对接下来的试炼。

   因为星元力被抑制,所以催动赤煌火的过程也变得艰难了许多。

   等时间达到,试炼的新生倒下了一片,很快就有专人将他们抬下去。

   待他们再次醒来,就会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有了不小的增长,对寒冷的抗力也提高了几分。

   四周的冰雪被撤去,夏季燥热的温度争先恐后地涌入驱散着寒意,众人从来没有像此次一样,那么地热爱夏天的高温。

   “嘶嘶嘶!”冰冷的身体开始回暖,季斯文忍不住舒服地哆嗦了两声,他连忙取下抑制手环,汹涌的火系星元力流遍身,一点点化去身上的冰雪,很快,他身就变得湿哒哒的了。

   素飞纱不是火系星元师,自然不能像他那样快速地驱逐冰雪,只能用星元力慢慢驱逐。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