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匹好布料拿回家,他立刻报了价钱,说是凰儿的谢礼。

他娘可高兴了,直夸凰儿是个懂事的孩子。

他立刻又把凰儿这次赚了多少钱,接下来要赚多少钱说了一遍,他要让娘对凰儿刮目相看。

娘对凰儿越满意,他和凰儿的亲事就越稳当。

当然,他和凰儿商量过,绣品还是只公开五两银。

另一两收起来做私房钱,也免得赚太多招是非。

先前五两是大家已经知道的,没办法再改掉。

等绣完那两幅之后,就绣些简单的,二、三两的足矣。

叶青喜去二房那边邀请了二叔、二婶娘和堂姐。

堂姐叶子玉果然嫌弃地哼了一声,说道:“煮个饺子就敢请客,叶青凰的脸也太大了些。”

叶子玉不知道叶青凰马上就能赚十两银子的事情,叶张氏却是知道的,生气地把女儿骂了一顿,直夸叶青凰懂事。

这次叶青凰收了五百文订钱就拿来买了两匹布给他们答谢,这以后要赚了十两,会买什么送给他们?

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

她并不是惦记大房里养女的钱,只不过沾光的事谁会嫌多?

到是叶重信没想那么多,他正赶制着家俱订单。

想着等下早点收工,带坛酒去陪大哥喝两盅。

天刚放晚,外面还很亮堂,叶重信就收了工,说他过去陪大哥喝酒,就出了门。

先去村口买了一坛酒才去大房。

叶张氏没有做饭,和邻家妇人聊了会儿天就去赶鸡鸭进笼。

自然,叶青凰要继续绣大件赚五两银的事,很快就经过她的嘴传了出去,到吃晚饭的时候,已经村都知道了。

大家都在说,这凰丫头以前真是混日子,要早点绣花还不早就帮她爹还了帐?

可她偏要每天上山下地,耽搁了时间。

也有人知情些的,就说这要怪叶老太太。

那老婆子肯定偏心,让自家亲孙女绣花赚钱,不亲的就干粗活了。

哪知亲孙女根本赚不到钱,反而是能赚大钱的被耽搁了。

闲话传到后来,都怪到叶老太太头上,家里养着个金凤凰却当杂毛鸡呢。

叶青凰正在掌勺做晚饭,包饺子的任务就交给了叶子皓三兄弟,小妹手小小的也慢慢能包几个了。

叶青凰见堂哥手指灵活并没有把饺子包坏,心中暗自诧异。

这个打小就被娇养的读书人,却丝毫不骄傲自满,能干农活,连厨房里的事竟然也毫不嫌弃,饺子都包得好。

难怪要吐槽她当年把饺子煮成粥的事。

等叶重信提着一斤装的小酒坛子过来时,叶青凰已将卤过的猪肠和猪肚切好,用切丝的大葱和白菜梗爆炒了一大碗,再将肚片用切圈的干辣椒和香菜爆炒了一大碗。

再加上刚起锅的溜猪肝、剁椒炒的猪腰花,她喊了小弟摆桌上菜,又继续把白菜叶子也爆炒出来。

荤素五个菜,今天吃饺子不用做汤。

饺子煮好后,直接舀在炖出奶白色的骨头汤里,洒点儿葱花就好了。

自然说放胡椒是说笑的,有人能吃、有人不喜欢这味儿,还是根据大家的口味自己放吧。

她把菜都做好了,又去切猪菜下锅慢火煮,洗干净手这才过来继续包饺子。

书生们虽然饺子包得好,但速度不够快,这会儿才包了一半呢。

堂屋里,叶重信给大哥倒了酒,看着桌上香喷喷的菜色,也把叶青凰夸了一通。

叶重义是又感慨又欣慰。

他想到凰儿之前说的,等还了债就让六爷爷好好扎银针治他的风湿病。

只有他的病好了,才能将这个家撑起来,而不会被当作包袱嫌弃。

就算那两个不孝子不回来,家里也会照样好过。

若他一直这样病着,能活多久都不知道,万一熬不下去撒手走了,苦的可是几个小的。

叶重义不知道的是,叶青凰只是给了他一个好好活着的希望。

其实早在几天前在药庐时,她就悄悄找过六爷爷了。

她保证会赚来钱,让六爷爷想想怎么治她爹的病。

叶重义的病主要因风湿引起,加上并发症和常年气虚导致的现在这么虚弱。

因此几天前六爷爷给开了太子参和山参片。

但也不多,气虚要慢慢补。

叶张氏和叶子玉来的时候,叶青喜正要再去二房喊她们。

“凰丫头,你有心了,二婶娘也不客气了。”

叶张氏走进厨房笑吟吟地说起来,又把叶青凰夸了一通。

“二婶娘客气了。”叶青凰正在下饺子,笑着回了一声。

叶子皓带着弟妹们在后门口洗手,知道娘来了便低声叮嘱小弟别说他们包过饺子。

叶子玉站在厨房门口没有进来,只催问什么时候能吃。

“很快就好了。”叶青凰看了她一眼,淡笑着解释。

揭开锅盖倒了半碗凉水进去,拿大勺搅动了一下,再盖上。

往灶里添了一把火,再回来默数了十个数。

揭开锅盖,就往之前舀好的骨头汤里放鼓囊囊的熟饺子。

“可以了,青喜,拿大托盘装着,别烫到手了。”

叶青凰一边舀放饺子一边喊着小弟。

“我来吧,刚出锅的饺子烫。”

叶子皓连忙走过来,将一碗碗饺子端到托盘上,不过马上就让叶张氏接了过去。

“你就不怕烫了啊,若是烫着手了读书写字可就不方便了。”

叶张氏一边埋怨一边就端着饺子往外走。

叶子皓和叶青凰互望一眼,都是一脸无奈。

还好他们都是农家人,虽然叶张氏宠儿子,但也没到强调“君子无庖厨”的地步。

若不然就冲着叶子皓此时站在厨房里,叶青凰可就得罪这个二婶娘了。

叶张氏跑了两趟就不过来了,叶青喜再跑两趟,喊着二姐快点,别凉了就不好吃了。

叶青凰答应着,把猪食舀到潲桶里凉着。

收拾了厨房,将第二锅饺子盛在一只大海碗中,放了一只汤勺这才端了出去。

还在堂屋门外,就听见叶子玉一边说饺子还行,一边抱怨叶青凰竟然用猪下水待客、难吃死了。

接着是叶张氏的喝斥声,其他人都很沉默。

叶青凰撇了下嘴,还是赶紧走进去。

叶子玉又不是叶青霞,她无需退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