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林寺戒律堂首座?

就这货?

不少人都露出匪夷所思之色,也由不得他们不信,毕竟说这话的,那可是龙师的第八子龙八宅!

这位主,凭借着八宅风水术,在京城上流圈子里,那可是如雷贯耳,就连政府翻修办公大楼,都要请他去查探风水位,翻修过程还经常请他前去督工。

“三戒大师,这边请,家父已知您的来意,正在观星楼等候。”龙八宅笑道。

“龙大师乃是前辈,作为晚辈,岂有让前辈等候之理?”出奇的,这一刻的三戒和尚,显得异常肃穆,丝毫没了杨宁印象中的嬉皮笑脸。

看着三戒和尚跟着龙八宅等人离开,在场的人都显得很复杂,甚至好些人都后悔不迭,早知道这疯疯癫癫的和尚,是大林寺戒律堂首座,那么他们肯定要好好与之打交道。

“老师,他就是杨宁。”

在稍稍远的一处宅子里,两个男人并肩而立,其中一人,正是孔成昊。

他一早就发现了跟三戒和尚纠缠不清的杨宁,当时不怎么在意,可当知道这个看上去疯疯癫癫的和尚,竟然是大林寺的戒律堂首座,此时此刻的他,望向杨宁的目光,透着些许阴沉。

大林寺贵为华夏第一大寺,尽管没有官方背景,可要知道,信徒的能量是无穷大的,谁都不敢怀疑大林寺能否掀起大风浪。

暖粉色肤色花季少女女仆围裙装私房写真

像这种层面的人,杨宁接触的越多,他就越难受,毕竟杨宁被称为他的生平大敌,就仿佛一根鱼刺卡在喉咙似的如鲠在喉!

“我知道。”另一个人点了点头,皱眉道:“其实一早,我就感觉到他了。”

顿了顿,这人继续道:“确切的是,说他身上散发的那种气息。”

“很特别吗?”对孔成昊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很特别,同时也很矛盾,明明透着一股欣欣向荣的贵气,却暗藏着不为人知的厄息。”

这人摇了摇头,感慨道:“如果半年前,兴许还能看透他,可如今,他就如同一片迷雾,让人看不透,看不透呀。”

这一刻,两人都没有继续说话,现场也难得的平静下来,维持了一分钟后,这人又道:“像这种矛盾的人,从为师出山开始,也只见过两个。”

孔成昊内心一动,问道:“除了他,还有谁?”

“白家,白景晖。”

该死!

孔成昊脸色更阴郁了,白景晖是谁,他当然清楚,即便是现在,也经常听到长辈们提起,但凡谈起这个人,他们无不露出惋惜之色,更是将其与千年前的郭奉孝相提并论!

等等,这岂不是说,这杨宁也拥有着天妒之命?

这一刻,孔成昊忍不住问道:“老师,是说,他很快就会…”

“非也。”这人深深的看了眼杨宁,迟疑道:“不对劲,与白景晖那种命格截然相反,白景晖的另一象,为死亡。可这杨家小子,这象,却是灾厄。没错,是灾厄!啧啧,这小子,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听着身边这人的啧啧称奇,孔成昊原本的些许欣喜立刻淡然无存,眼下的他,更是阴沉到极点。

像是看出孔成昊的心思,这人缓缓道:“还是放不下?

孔成昊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朝着楼下走去。

“现在的年轻人呀。”这人笑了笑,他显然猜到孔成昊想要干嘛。

尽管,眼下这上刀山,下火海,确实吸引住了在场绝大多数人,可也有少部分人,将目光投到了其他地方。

毕竟,这刀山火海,无非就是衡量在场这些人,有没有资格去见龙师的资格罢了,它实际上与龙家会并没有太大的联系,纯粹就是个添头。

而龙家会举办了上百年,又岂会没有真正核心的节目?

像杨宁这种对去见龙师没什么想法,以及那些自知不可能通过考核的人,自然就将目光放在了龙家会的活动上,这站在某个院子欣赏着京剧的杨宁,忽然感觉到身边站着个人。

不经意瞥了眼,杨宁立刻认出,这是输给自己好几亿房产的孔老七。

“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上次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孔成昊。”

“好。”

杨宁再次将目光放到台上演绎着的京剧,缓缓道:“这曲唱得还不错。”

“还行,不过要听正宗的,还得去老八巷。”孔成昊淡笑道:“有机会带去听一听安师傅的场,很地道。”

“行。”杨宁轻轻点了点头,但没怎么上心,这无非就是种敷衍。

尽管从头到尾,孔成昊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态,都表现得很稀疏平常,可杨宁还是隐隐察觉到,这家伙怀着某种莫名的敌意。

联想到之前他输给自己五个亿,也就释然了,若是这货心平气和跑来跟自己活络关系,杨宁才会觉得奇怪。

“那边挺热闹的,不去试试?”孔成昊忽然问了句。

“不去了。”看到孔成昊望向那边的刀山火海,杨宁摇了摇头。

“以我对的了解,应该有这个能力。”孔成昊笑道:“要不咱俩再赌一局?”

“我对赌不是很感兴趣。”杨宁摇了摇头。

“可以先听一听赌注,再做决定,我相信,一定会感兴趣的。”孔成昊嘴角微微勾起。

杨宁并不觉得,孔成昊能拿得出让他感兴趣的赌注,钱他不在乎,至于金银珠宝,他更不在乎,凭借着至尊系统,他什么东西得不到?难不成,这孔成昊还能拿出积分来跟他赌?

如果真是这样,还甭说,杨宁真说不准会跟这家伙赌上一把,可问题是,这压根就不可能!

孔成昊笑了笑:“听说,对古玩杂烩很感兴趣?”

“是有这么一回事,但如果只是想用古董跟我赌,那听抱歉,我不是…”

杨宁话还没说完,孔成昊就打断道:“我没说拿古董跟赌,我只是跟赌一个信息。”

“信息?”杨宁皱了皱眉。

孔成昊笑眯眯道:“一个涉及到光明纪元的信息。”

光明纪元?

杨宁微微蹙眉,自从融合素材鉴定百科后,杨宁就不再阅读古玩类的书籍,不过之前他也确实恶补过很多知识,当听到孔成昊吐露的光明纪元后,他第一个想法就是无稽之谈。

坦白说,甭管这光明纪元是否存在,杨宁都不认为,孔成昊仅仅用一个消息做赌注,就能让自己陪他赌。

正要拒绝,可忽然,杨宁脸色微变,沉声道:“好,我跟赌。”

ps:白天停电,刚写完就传了,如果有错字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