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凡的话一说出,就牵涉到商业中的核心机密,邰妙姻松开拥抱,笑着说:“看来修桥铺路的选址,以及周边地皮的商业规划,都是即将成立的公会所属特权,而我就想当首任会长,二少爷,你没意见吧?”

   周云凡依然脸上含笑:“这个得先成立公会,确定股东,由股东选出董事局成员,然后从这些董事员成员当中推选出董事长,你嘛,能获得执行董事的职位就不错了。”

   张曼丽听到后就不淡定了,听说过这位昔日的同窗,凭他的巨额财力参股,肯定会在将要筹建的郦江路桥公会里面,拥有大额股份,自然就会拥有很大的话语权,于是她提议:“老同学,咱们是不是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策划一下?”

   既然你们自愿送货上门,哪有拒收的理,就开口应允:“你来安排吧。”于是四个人各自乘坐马车,来到距离“郦江酒楼”对面不远处的“天玑客栈”,花高价从别的客商手里得到一间豪华客房。

   这里不比郦江酒楼处处有烤火炉取暖桌和暖房,只有烤木炭的烤火盆,御寒效果差了好几档次。各自把随行护卫留在房间外,四个人身穿毛皮大衣进入房间,并不感到特别冷。

   正当准备密谈的时候,只听到门外留守的护卫,阻挠一个尾随者进入,周云凡开门一看,发现是昔日同窗赵子杰,就让四家的护卫放行,进入房间。

   赵子杰之所以从后面追来,因为他预感眼前即将发生的密谈对整个郦江城的商业格局,产生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深刻影响。

   他觉得如何赵家没有参与,那么在未来的商业竞争中,赵家只怕衰落更快,沦落为郦江城二流甚至三流家族。

   房间里,齐聚了郦江城四大家族杰出晚辈,将来某一天有很大可能执掌各自家族的产业,产生的影响将极其深远。

   接下来,在邰妙姻一致追问下,周云凡才说出琅山工业园区,明年上半年即将研制一种叫“水泥”的新型材料,他粗略地解说它的使用方法和成型具有的功能。

   邰妙姻她们听到一愣一愣的,她思路敏捷,立即抢先说:“二少爷,制造水泥所需的石头,我邰妙姻负开采运输,最优价提供给你。”

   张曼丽听到后就急红眼了:“老同学,我们张家有好几座青石山,距离琅山又不远,你何必舍近求远,大不了咱们共同开采石头。”

   青春少女户外柔美午后阳光清纯美女写真图片

   周云凡早就派人对郦江城周边的山头,秘密做过勘察,既然张曼丽提出来,他点头答应下来,邰妙姻听到后就傻眼了,反应过来后立即说:“所需粘土就由我提供。”

   这时候李之琳急忙说道:“二少爷,我们家有好几座荒山,有取之不尽的粘土,本着利润最大化原则,我们李家愿意同你合作。”

   其实周云凡为了寻找其它煤矿,手下人早就勘察出李家有一座无烟煤的矿山,而用这种煤能烧制出源源不断的粘土红砖,既然李之琳主动开口了,他也就答应下来。

   <

   br />

   接下来,不只是赵子杰傻眼了,就连邰妙姻再度傻眼,脑子有点不好使,她费了这么大心机,到目前为止,没达成一项商业合作计划。

   其实她没猜到周云凡对她动了心思,正当她十分慌神的时候,周云凡开口说道:“妙姻你可以把郦江沿岸的沙洲,预先去买下来,沙子是混凝土构件的必需物,商机有多大,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邰妙姻听到后,笑着说:“二少爷有心了,她们是郦江本地人,具有先发优势,好在你没忘记妙姻也想赚钱,好!我就听你吩咐,负责提供河沙这一块。”

   接下来就只剩下赵子杰在风中凌乱了,急忙问道:“云凡,你我也是同窗,总不能把我抛开吧?”

   周云凡喝了一口热茶后回话:“实话对你,我需要大量的铁矿石铜矿石,你们赵家有人在元盛国的王庭有身居要高位的人,我想你们会有办法找到矿山。”

   赵子杰听到心里偷笑,原来这些年来赵家衰败,却仍然位列郦江城四大家族之列,是因为他们祖传下来一家铜矿山,只是外人不知道,赵家人一直在秘密开采。

   如果大量开采,必需得好好运作一番,邰妙姻曾经是赵家媳妇,只不过婚娶那天,他的老公骑着的高头大马,突然发疯,导致她老公当场从马背摔下来,坠落山沟,摔坏脑子,不到一个月不治身亡。

   赵家有哪些家业,邰妙姻自然就不会知道,眼前听说周云凡需要大量矿石,她眉梢一挑,心里就有盘算,凭借她在元盛国王城,创建的秘密商会,想找矿的话不是难事。

   邰妙姻混迹商界多年,能十分理智地能分析出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她能募集到一大笔银子,与那帮子人合伙做了多笔生意,有赚有赔,为了赚大钱,她一直在找门路。

   年底在元盛国王城,参加了好几次酒宴,都喝到了名声在外的郦江酒,更有一次喝到“郦江仙酿”,一番打听后得知这种美酒是大陈皇朝的贡酒,私下售价每瓶高达六百多两银子。

   邰妙姻知道郦江城出了经商奇才,年底赶到郦江城,经过好几条秘密渠道得知,郦江酒出自周府败家子之手,不由得想到“郦江仙酿”肯定也出自同一个人,那就是周家二少爷周云凡。

   她自认为是天之骄女,不把男人看在眼里,特别是她嫁进赵家,过门那天她老公摔得只乘下半条命,一个多月后,一命呜呼,她在赵家倍受冷落,就羞愤离开去了王城。

   经过七八年的苦心经营,创办了一个秘密商会,她找到了存在感,有了立世之本,听说周府败家子不到一年,就成为隐世巨富,让她景仰不已。

   今天看到一个比她小七八岁的小男人,能有如此长远的商业眼光,如此长远的商业布局,邰妙姻不由得心生仰慕,百般奉承讨好。

   在天玑客栈密谈了两个多时辰,五个人才离开客栈,各回各家,这次密谈就是后来成为美谈的“天玑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