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人害己?”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慕容云白的镇定,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不过

   既然国师都给穆月瑶定论成自作自受了,众人也变得心安理得了起来。

   除了平时以穆月瑶马首是瞻的李夏媛,于慧灵几人,其他人都任由侍卫上前,将穆月瑶的尸体拖走。

   李夏媛,于慧灵几人自然不敢质疑国师的定论,却也不肯就此放过寒月乔。纷纷斥责起寒月乔。

   “你也太狠心了,不过是一场比试,你竟然要了穆月瑶的性命!”

   “就是啊,你们寒王府也实在是太仗势欺人了!穆姐姐的家族,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你等着瞧吧!”

   “好好一个祈思节,都闹出了人命,太后那边也一定会纠察到底的!”

   “”

   面对于慧灵她们几个人的叫嚣和威胁,寒月乔只是笑着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姿态。

   感觉自己说话没有什么杀伤力的穆月瑶几人,只能负气的跺脚,悻悻然的离场。

   甜蜜美妞的小熊之美

   剩下寒秋雪那些人,也是一脸失望,又开始避开寒月乔的目光。生怕寒月乔秋后算账,追究她们临时倒戈的罪过。

   尹旭然和凌光宇则是惊讶于寒月乔的镇定以及寒月乔现在的实力。竟然比半个月前测试的实力要高出许多,这天赋也实在是太惊人了!

   寒月乔就在众人或者羡慕,或者嫉妒或,者畏惧的目光下。缓缓走向了慕容云白。

   她面带着如花的笑靥,冲着慕容云白伸出手掌,掂了掂道:“现在该把东西给我了吧?”

   慕容云白低头垂眸,悠悠地看着寒月乔。目光比寒月乔和穆月瑶比武之前要显得深邃了许多,似乎在那冰冷的眸中,已经燃烧出了一丝炙热的火焰。

   这种目光盯得寒月乔浑身都不自在。

   寒月乔催促着慕容云白道:“难道你想反悔不成?”

   慕容云白微微一笑,抬手从袖中再次拿出了那个装着巨螯毒蝎毒液的瓶子,递向了寒月乔。只是在松手之前,慕容云白对寒月乔低声道了一句。

   “我只是怕你反悔。”

   “”

   慕容云白的这句话模凌两可,让寒月乔感觉自己拿的并不是慕容云白给自己的一瓶稀有药材。而是慕容云白的什么承诺似的。

   一时间就僵硬在了那里,竟然开始犹豫自己到底还要不要收下这个瓶子。

   不过眼下根本由不得她选择。

   原本是一个普天同庆的节日,结果先是莫名其妙的她了一个凉亭,让妃子和公主都受了伤。紧跟着是一个贵族女子殒命。可以说是祸事连连。再也没人高兴得起来。

   在国师的信物交到了寒月乔的手中之后,便已经有人稀稀落落的退场。

   有的人以为国师真的在和寒月乔交换信物,也有的人觉得这不过是国师整蛊寒月乔的一个计策。

   尹旭然和凌光宇他们倒是比较相信后者。

   小飞飞则是开心地冲到了寒月乔的跟前,寒月乔也习惯性的一把抱住了小飞飞。

   本以为小飞飞只是像平常一样向她撒娇,却没有想到,这次小飞飞竟然还往她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将小脸一扭,挑衅一般的看着慕容云白。

   “娘亲是我的,想要跟我抢娘亲的话,你可要先过我这一关哦!”

   “”

   慕容云白伍无语地看了一眼小飞飞,眉头皱得能夹死个蚊子。

   小飞飞丝毫没有畏惧慕容云白身上释放出来的杀气,还初生牛犊不怕虎,咧着嘴冲着慕容云白做了个鬼脸。

   回过头来,小飞飞还说起了慕容云白的坏话:“娘亲,这个家伙虽然长得帅,又有钱有势,可是一看就是不会哄娘亲开心得面瘫!可不能找他当小飞飞的爹!”

   寒月乔一脸黑线地看着小飞飞:“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找他当你爹了?”

   寒月乔这句话才刚刚说完,就感觉身后传来了一股冷飕飕的气息。回头一看,慕容云白正阴沉着脸地盯着小飞飞。

   寒月乔怕这个家伙对小飞飞不利,赶紧抱着小飞飞离开。

   “你听说过买椟还珠吗?”慕容云白在寒月乔的身后问了句。

   “我拿的就是我心目中的宝珠啊!”寒月乔回眸一笑,冲着慕容云白晃了晃手中的瓷瓶。

   言下之意,慕容云白才是那不值钱的木盒子了。

   “寒月乔!你!”

   慕容云白这下是彻底黑了脸,似乎已经不打算放过寒月乔的样子,狠狠的咬着后牙槽。

   要不是他现在的身份是国师,非要亲自动手掐死她不可!

   寒月乔不等慕容云白发飙,脚底生风地开跑。

   等到快要走出庭院大门的时候,才发现从凉亭那里下来之后,就一直没有见到丫鬟小昭,也不知道她人去了哪里。

   眼下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寒月乔也无从去打听。只能去问守在门口的侍卫。

   “你们看见我的丫鬟了没?”

   “没看见。”

   八个侍卫齐齐摇头,竟然没有丝毫诡异的时间,看起来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寒月乔狐疑的盯着那几人,恨不得把他们抓起来,严刑拷问一番。只是眼下是在太后的地盘,她为了寒王府的周,已经不宜把事情继续闹大了。

   只是冷眼扫过这八名侍卫的寒月乔,脸上很快恢复了平静,像什么也没有察觉似的,点了点头。

   默默地转身过来。,却低声对着身边的江老道:“回去之后给天寒盟的兄弟们传令,查找小昭的下落。”

   江老还是第一次听见寒月乔要出动天寒盟的势力。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丝诧异的神情。

   看来小昭这件事迫在眉睫,稍晚一点就很有可能凶多吉少了啊!

   江老的脸色也很快也恢复了平常,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之后,就和寒月乔一起带着小飞飞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原本是在寒月乔之后没多久就来到了这里的寒秋霜她们,在这次的宴会上丝毫没有出彩不说。还因为寒月乔的关系,被众多贵族公子和小姐们连带着排斥,对寒月乔简直就是恨之入骨了。

   才走出皇宫,几个人就凑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