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龄孩子间的交往,是情商培养的初始段,值得大人用心琢磨。晚餐后,周云凡把叶灵竹的东方云梦叫进书房。

“汪慧民和东方昊都服用了‘活神益智灵丹’,他俩智商的提高和走向,我不用担心,我把们叫来,提醒一下情商的培养。”周云凡十分严肃地说。

叶灵竹笑容可掬地问:“江湖郎中,想提醒什么?”她并不去理会东方云梦是什么表情。

周云凡就把今天下午在网上看到的一条新闻说出来。新闻里提到的是在莞城发生的一起命案,一个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三好学生,沦落成最年轻的杀人犯。

这个可恨的悲剧式的白仁杰,半个月之内杀害了10个人。父母在外打工,他同姥姥生活在一起,从小就是典型的留守儿童,出现情感缺失。

后来被父母接到莞城,被过于溺爱,过于沉迷于网络,荒废了学业,经常旷课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后,父母带他回了。

老实巴交的父母忙于生活,只是粗暴的打骂教育,导致他离家出走,网瘾更大,恶习难解,肆意敲诈勒索钱财,后来发到成为最年轻的杀人犯。

叶灵竹和东方云梦两个人听到心惊肉跳,她们都是有养子的人,孩子的情商培养没有特别上心。

“谢谢,江湖郎中给我上了最好的一课,我会引以为戒。”叶灵竹近来尽快于监管叶家的多个项目,同她的儿子汪慧民在一起的时间减少了许多。

汪慧民一直被他爷爷奶奶溺爱,往深层次想,这不是好事,按照这样下去,他就会一直是温室里花草,将来哪里经得起风霜。

叶灵竹博学多才,唯独有关情感方面的书不怎么在意。这时候如同好学宝宝一样地说:“江湖郎中,就给我简明扼要地说说情商的事。”

周云凡绘声绘色地说来,情商就是情绪指数,它包括个人潜能开发,情绪调节梳理和约束管控,坚毅的意志和信仰地培养,比如谦虚好学的度数,耐受挫折,自我激励,自我鞭策等等。

版妖半纯真都市女生

如何学会将心比心,善解人意,换位思考,认知他人情绪和择优处理人际关系,这些尤为重要。

周云凡强调引导孩子负面情绪的调节和纠错,得留意孩子身体变化,注意孩子是否心理失衡,有没有出现复杂心理矛盾,提防叛逆厌学,考试焦虑,以及与同学关系紧张。

周云凡说完后,东方云梦赞叹道:“中医治病的三种境界,上医治没病的病,中医治将病的病,下医治已病的病,这是教我们在心理上防治没病的病,厉害啊学弟!学姐受教了。”

她在赞叹的同时,不经意间,换了一下坐姿,她那双大长美腿无意间透露出魔力,周云凡看到后十分受用。

叶灵竹注意到周云凡的情绪变化,站在身来,来到他的背后,出手给他做头部按摩:“江湖郎中,授课授得头昏脑胀的吧,现在放松放松。”

随后,她瞧向东方云梦,说道:“还不去拿杯茶来,他为了提醒我们如何教育孩人,说得唇干舌燥,当真是用心良苦。”

“哦。”东方云梦同周云凡的亲密度,显然远远低于叶灵竹与周云凡之间的亲密指数。

周云凡闭上眼睛,享受着叶灵竹的头部按摩服务:“妖女,慧民我真是把他当成自家的孩子,别怪我多嘴多舌。”

“不怪,情商方面的教导,我确实有点疏忽,他爷爷奶奶对他过于溺爱,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

叶灵竹想起当初周云凡毛遂自荐,来到她的别墅,治愈儿子汪慧民的少儿自闭症,从此三个人结缘,心里就感到特别甜蜜温馨。

叶灵竹特别留意周云凡身边的人和事,她前不久听说过东方云梦这个人,知道她收养东方昊的事情起因,如今相比之下,东方昊在情商指数方面,要远远高于她的儿子汪慧民。

东方云梦没有端茶进来,而是拿来一瓶农夫山泉,拧开瓶盖,递给周云凡手里:“学弟,喝点矿泉水,润润喉。”她已经看出周云凡身边的追随者,都不简单。

想要增加他的关注度,就得有只属于自己的行为个性,不要被她们同化,没有了亮点,能在明华大学博得排名第一的神秘校花美名,智商和情商都是出类拔萃的。

喝了几口矿泉水,周云凡准备继续享受叶灵竹的按摩服务,这时候手机响了,电话是赵玲珑打过来的:“学习生,在看哪里?我有事找。”把书桌上的手机按了免提。

“玲珑姐,在哪里?我现在就过来。”周云凡拿起手机就往书房门外走。

“我在客厅,过来吧。”赵玲珑的话清新动听。叶灵竹和东方云梦,没有尾随周云凡去客厅,走出书房后,各自去了客居山庄的卧室。

叶灵竹回到卧室并没有看到儿子,就快步走出房间,刚才在走廊里遇到司徒兰芝,就打听了一下。

“两个小家伙在后花园里,好象在玩猜谜游戏,两个人的小脸,画上了好几只乌龟王八蛋哩。”司徒兰芝是接到赵玲珑的电话,才赶往客厅的。

东方云梦刚好也走了过来,也听到司徒兰芝说的话,慌得她急忙来一个弯道超越,走到叶灵竹前面,赶往后花园去了。

再说司徒兰芝赶到客厅,看到周云凡与赵玲珑面对面地坐着,茶几上摆有一叠检查报告,他正在低着头在翻看,没有留意到司徒兰芝来到身后。

“实习生,治好了我那个高中同学的巨肥症,惊到了很多同学,这事传到另外一个同学的耳朵里,于是就恳请给她男朋友看看。”赵玲珑眉头不伸,感到辣手,才叫周云凡过来,听听他的指导意见。

周云凡翻看着病历资料和检查报告,说道:“玲珑姐,这是脊髓空洞症的典型症状,天京市中心医院和天京市人民医院的专家会诊结果没有错”

“这种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特效治疗方法,都是采取保守疗法,不见起色,病情愈发加重这是难免的啊。”

赵玲珑眉头皱了皱,说道:“所以她才找到我和,希望给她男朋友想想办法,让他脱离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