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驼背老头,从背包里取出一把古旧的寻龙尺,脚踩七星步,寻龙点穴,一番摆弄后,定下了盗洞的入口。

朱耀祖手拿洛阳铲,开始下手,铲出第一锹土,他的同伙相继出手,加快了盗洞的挖掘速度。

周云凡手拿高倍红外线夜视望远镜,盯着五个人戴着矿灯,忙得热火朝天,只不过让人总觉得朱耀祖四个同伙,情色有些诡异,特别是那四个人,在看朱耀祖的背影时,表现特别明显。

只不过,他们盗挖的确实是一个无名古墓,这一点确定无疑。不远处另外隐藏的三个人,绝对是打家动舍的狠毒高手,其中有一人拿着一个风水罗盘,暗中摆弄,对同伙点了点头,似乎也认定眼前那个土堆是一座古墓无疑。

周云凡把这一切,通过手里的高倍红外线线夜视望远镜,都看在眼里,这就有点不明白了,凭感觉说,朱耀祖的四个同伙,绝对有问题。

医术高明的中医师,擅长望闻问切,在这四种诊察手段里,周云凡最擅长“望”,也就是常人说的察言观色。只不过,暂时还不明白问题出在那里。

朱耀祖毕竟是一个富家公子哥,开始干劲十足,盗挖了一段时间,就累得成一条死狗。

这是一伙盗墓好手,盗洞越挖越深,大约三个多小时的连续挖掘,盗洞延伸到墓内,周云凡本来想换位观察,却怕打草惊蛇。

另外那一伙盗墓贼,还真能沉得住气,潜伏着保持静默。

朱耀祖躺在草地上,另外三个同伙已经把盗洞完成,一直在墓外放哨的那个长胡子的驼背老头,戴着矿灯,与一个同伙换岗后,躬身进入盗洞。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只见那个驼背老头,带着两个盗墓贼,拖着三个蛇皮袋,爬出了盗洞,出洞后,张嘴大口呼吸。

朱耀祖慌忙从草地爬起来,欢天喜地地走过去,五个人把从古墓内盗出来的文物,从蛇皮袋拿出来,在地上摊开摆好,就地分脏。

迷人肌肤享受宁静下午

就在这时候,另外那伙盗墓贼,突然发起袭击,三个人手持弩弓枪,同时齐射!三箭射中目标,朱耀祖的三个同伴,立刻中箭倒地,可见这弩弓枪的杀伤力相当大!

黑吃黑!这是盗墓贼常干的事,那个驼背老头来一个驴打滚,躲开攻击,朱耀祖躲避不及,脚上中了箭,痛得他呲牙咧齒,倒地匍匐。

大约十分钟的样子,周云凡手拿高倍红外线夜视望远镜,看至倒地的那个长驼背老头,爬到朱耀祖跟前,确认朱耀祖他们四个人,已经昏迷过去,于是站起来,手举矿灯,朝那伙手持弩弓枪的盗墓贼,摇晃三圈。

咦!这绝对是在打暗号!周云凡终于明白,现在总觉得那个驼背老头,情色有些怪异,原来这些套路好深,这是对朱耀祖四个人做局,引他们入坑。

接着,后来的那三个盗墓贼,同那个驼背老头坐在一起。

“老贾,咱们有必要弄得这么麻烦吗?”后来的三个盗墓贼中,那个有象瘦猴样的中年男子,张嘴埋怨道。

“老袁,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位朱耀祖公子被假文物坑怕了,咱们要想把这些做旧的文物,买给他一个好价钱,就不要怕费事。”

另外一个盗墓贼恍然大悟地说:“噢,我明白了,我们就是要让这位朱公子,亲自看到文物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

其实这是一个空坟,里面哪有什么文物,是这伙盗墓贼,把做旧的文物事先放入墓中,然后下诱饵,让朱耀祖这伙人来盗墓。

原来驼背老头同朱耀祖他们四个人,有口头协议,盗来的脏物分成两份,长胡子驼背老头一份,朱耀祖他们四个人一份。

四个人把现场弄得相当凌乱,还从背包里拿出血浆包,伪造出打斗现场,长胡子驼背老头的身上,现出多个伤口。

等到后来的那三个盗墓贼,迅速离开后,那个驼背老头,从背包里拿出矿泉水,浇到朱耀祖脸上,把他弄醒过来。

周云凡替朱耀祖悲哀,遇上老贾他们这伙盗墓贼,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象他这样脑残人士玩收藏,搞走私,哪有不被坑的?

这次是多好的机会,周云凡当然不会错过,把高倍红外线夜视望远镜挂到脖子上,如同猎豹一样敏捷,飞快追上后来的那伙盗墓贼。

施展“八卦飞旋镖”绝技,三枚石子从手里弹射而出,直击他们三个人的后脑勺!精准击中风府穴,致使三个盗墓贼立昏倒在山路上。

反身回来,周云凡不到十分钟,就出现那座古墓的左边,然后再次施展“八卦飞旋镖”,两颗石子,从手里同时击发,闪电般地击中那个贾老头和朱耀祖的后脑勺!

贾老头同朱耀祖栽倒在地,当场昏厥在地!不省人事!蛇皮袋里的是做旧的假文物,周云凡也就没什么兴趣翻看。

贾老头身上那个寻龙尺是一件古物,估计价值不菲,周云凡走过去,从他的背包里搜出来,归为已有。

正准备离开时,突然感觉到朱耀祖的腰间,散发出一丝灵气,周云凡毫不客气地从朱耀祖的腰包里,摸出一块白黑相间的龙凤玉佩,这也是一件古物。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周云凡不再做停留,施展“八卦云步”,如同飞豹一样,在山里一番飞奔,隐去痕迹,赶回自家那辆奥迪藏车地,抛掉遮掩车身的树枝藤蔓,飞速离开古凤山。

回到东江市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刚刚走进一家排档,点了两份煲仔饭,周云凡准备开吃的时候,手机接收到一条短信:周公子,古凤县公安局接到村民报警,朱耀祖同盗墓贼部落网。

昨天,伍大发几乎与周云凡同时到达古凤山,按照计划,他并没有上山,而是住在一家农家乐,潜伏下来打探消息。

周云凡删掉短信,美美地吃着煲仔饭,心说:朱富贵啊朱富贵,儿子朱耀祖弱智到把自送进牢房,不知道会不会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