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喝着酒,等着殷虹出来,她可能是接了一个重要的电话,不然怎么还不出来。

   难道是?

   霸王龙。

   如果骗不过霸王龙,她会被打死的吧?

   靠。

   我有点担心她。

   我走过去,在卫生间门口听着,听着她,却是抽泣的声音。

   哭着的啊。

   被霸王龙骂的吗。

   正听着,她说:“不和说了,晚安了,拜拜。”

   逆光小清新长发美眉大胆诱人私房写真

   然后我急忙走过回来。

   突然撞到了凳子,然后一个狗吃屎一样的扑在了地上,一转身,天花板都在转。

   赶紧的爬了起来,我看着酒瓶,都剩下还不到半瓶了,看来,今晚喝的真的是不少了。

   殷虹从洗手间出来了,洗了脸,眼睛还是红红的。

   她抬起迷蒙的眼睛,然后坐下来,看了看我,说道:“我闺蜜打来。”

   我说:“,哭了。”

   她有点结巴:“哭,了。我没和她说,什么,可是忍不住。”

   我说:“我以为是霸王龙打来的,骂了。”

   殷虹说道:“他不会关心我的。他会等我回去了。”

   殷虹没说下去。

   我说道:“揍是吧。”

   她自己惨笑一下,说:“是吧。”

   然后又喝酒,两人说话都结巴了,我感觉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强迫自己清醒一点,但是却越来越晕。

   后来,在喝着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她一直诉说什么,她一边低声抽泣一边诉说,我的眼光,一直停留在了她俯身越来越低的衣领里。

   里面白皙一片,看得出,很诱人。

   然后,越来越晕。

   那晚我不知道怎么过的。

   反正我起来的时候,我是只穿着里面的裤子,在被子里面的,而殷虹,已经走了。

   天已经大亮。

   我头还在晕。

   枕边,留着她的发香。

   昨晚到底干了什么没有?

   我不知道。

   而我身上的,是有着沐浴露的香味,是卫生间那酒店备着的沐浴露的香味。

   到底做了什么了昨晚。

   枕头那里,还有几根长发,是殷虹的长发。

   可以确定的是,昨晚我和她同床共枕了。

   只是我对昨晚的喝醉后一点印象都没了,到底怎么洗澡的,到底怎么一起到床上来了,到底做了没有,身软软的,我都不知道了。

   是做了,去洗澡了?

   还是怎么的啊?

   我点了一支烟。

   脑袋里面一片模糊,靠啊,为什么这样子。

   酒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喝多了太伤身,但不喝伤心啊。

   抽了一支烟后,感觉特别的反胃,把烟收好,起来洗漱,然后下去,吃了一晚牛肉面,吃着差点没吐了,去上班。

   晕飘飘的到了办公室,看着窗外的另外一栋楼的高处,心想着上去看看分钱。

   就去了。

   走上了天台上。

   她们在分钱,徐男和沈月,我们的人在分。

   下边的,一小撮是我们的人,另外更大群的,是黄苓那家伙的人了。

   看起来,黄苓那群人,对我们分钱还是有点意见的,这种经手的好处,谁都知道,谁都想要。

   而且,之前她们少分我们一群二十多个人,她们就能拿多一点,看起来,心理不平衡了,尤其是被抢夺了分钱分东西的权利后。

   有几个在下面拿到钱后,叽叽喳喳的抱怨:“就这么一点。”

   有人应和道:“是啊,越来越少了。”

   有人说道:“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动了手脚啊!”

   有人跟着喊:“对啊!不然怎么会少了啊!”

   我有点不爽了,走过去:“们说什么呢?”

   她们回应道:“这上周拿的比现在多很多!”

   我问道:“所以,们就怀疑她们动了手脚?”

   那女的对我翻了一下白眼:“艹,不就是她们一起嘛?她们还不是指挥的?”

   我问:“他妈的讲这个话,有什么证据,说动了手脚,有证据?”

   她说:“有证据我就不用在这里叽歪了。”

   我骂道:“他妈给我闭嘴!闭上的破嘴,三八!”

   她不爽道:“一个小小队长,还不是管我的,凶我,好威风咯。”

   我走过去,直接反手,一个巴掌过去,啪的重重一声!

   她直接疼的蹲在了地上捂着脸。

   好多女的直接被吓得退后连连,我一抬腿一脚踢她倒在地上,她说道:“敢打我,我要去告!”

   我说:“请便!”

   我对徐男喊道:“这个女的,这个月余下来的天数和下个月,扣她每天一半的钱!另外刚才跟着发牢骚的几个,这个月余下来的天数部扣住一天一半的钱!”

   徐男看着我。

   有个女的说道:“我们要去告!”

   我直接向她走过去,她以为我要打她,急忙逃下去,我骂道:“请随便!赶紧去告我,不要犹豫了,他妈的!”

   我真想追上去揍她们一顿。

   跑了几个,余下的这群人看我如此惩罚那几个,杀鸡儆猴,她们也不敢造次,不敢怨念,不敢碎碎念,不敢牢骚,默默拿了钱,走了。

   我知道,到了背后,她们肯定说我的。

   都走了后,只剩下我们的人了。

   徐男过来,对我说道:“她们真会去告的。”

   我说:“吗的,告就告吧。们也是,干嘛那么对她们手软,还让她们指桑骂槐的,一个屁都不放!”

   沈月说:“她们人多,我们人少,我们跟她们一大群人闹,针锋相对,也没有好处,大家都这样得过且过,忍忍就好,她们越说多,我们越要分她们那份!”

   我说:“靠,还是够阴险啊,但总被她们那么骂,也很不爽是吧?不反抗,还当我们是病猫啊。”

   沈月说:“偷偷反抗,偷偷扣她们钱就行了,让她们骂去。”

   我说:“唉,好吧,们不早和我说。”

   徐男说:“暴力不会能解决问题。”

   我说:“打都打了,还能怎么样。”

   徐男说:“估计她们要告到上面去了。”

   我说:“没事,上面敢怪责,我们就闹大点,说她们在天台闹事,看看谁玩得起吧。”

   上面就怕事情闹大,我看看黄苓怎么告我。

   一伙人下了天台,到了一楼,看到外面场地,正对面,一大群人围着了我们。

   黄苓带着人围住了我们,身边就是刚才那几个碎碎念的狱警管教们。

   她们三四十人啊。

   我们才几个人,不由得往我后面靠了,我和徐男站在前面。

   黄苓恶狠狠看着我们。

   想吃我们吗?

   我说道:“早啊黄代理,这么早,带那么多人,要亲自来分钱吗?

   黄苓说道:“张河!够了!”

   我问道:“黄代理,发生什么事啊?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黄苓怒道:“别装了!”

   她直接把刚才那被我打的女管教拉出来指着她的脸:“说她怎么回事?”

   我走过去,看了看。

   我又转了一圈,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说道:“没怎么回事啊,怎么了?”

   黄苓怒问:“还装!打了她还不敢认了!敢做不敢认?”

   我说:“我打她?哦,对,的确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可是啊,黄代理,她目无领导啊!”

   黄苓问道:“怎么目无领导?”

   我说:“问问她,她有没有说,我这小队长,不能管她的!”

   那个女的说道:“那就能动手吗!”

   我说道:“是吧,黄代理,平时打人,也是因为这个吧,她的确不是我的属下,但怎么说,我也是监区的小队长,她看到我不打招呼就算了,还先开口骂我。再说了,她怀疑我们分钱不均匀,我告诉她说,怀疑我们动手脚,就拿出证据来,不然就闭嘴!她没有闭嘴!她还反过来骂我们!骂我们可以,怀疑也可以,但们没有证据,就是在诽谤!”

   那个女的直接出来对我道:“那如果没有动手脚,怎么钱越来越少!”

   我直接一反手又给她一巴掌:“我讲话还没资格来打断!”

   她疼得啊的一声蹲下去,跟刚才一模一样。

   好多人,她们的人看着傻眼了,她们都没想到我敢这么打人。

   黄苓急忙过来,怒道:“!别太嚣张,不把我放眼里了!信不信我让她们弄死们!”

   我对徐男说道:“男哥,去,叫防暴队的来,说黄代理监区长,要带着人杀死我们!”

   徐男马上要过去。

   黄苓叫道:“站住!”

   然后她看着我:“别以为有人给撑腰,就无法无天,以为我就没有人吗!”

   我说道:“黄代理,我向来喜欢公事公办,如果我的人这么对狂吠,打她们我没有意见,的狗,乱咬人,还让人不还手?我们的人没有侵犯们家,也没有侵犯的狗,她就咬人了,说该打不该打!”

   黄苓气得眉毛都要竖起来了。

   我在她耳边道:“黄队长,想打群架,老子随时奉陪!别以为人多就牛,真的要打,我看是们怕死,还是我们不要命!”

   我心里有赢了的把握,真的要打,我们的徐男沈月,魏璐,兰芬兰芳,虽然人少,二十来个,但都是一条心的,们黄苓身边的,这些唯利是图的人,我还不信她们能替卖命不成!

   黄苓说道:“不就是防暴队有人撑着,才那么嚣张。”

   我说:“就算没有防暴队,我们十几个二十人,灭们这群人分分钟的事情,不信可以叫更多的,来试试看!”

   黄苓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直接撞开她到一边,对我们的人挥挥手:“走!”

   徐男沈月们跟上来了,路过那个被我打的女的身边,我假装提起脚,她急忙惊恐的闪开。

   我说道:“告状啊,继续嘛,下次如果还有下次,我一定打得站不起来!”

   她只是看着我,不敢吭声了。

   黄苓要气死啊。

   我们回去了我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