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此,寒月乔的眸子瞬间冷了下去,眼底的暴虐之色渐渐升起

既然想和我玩,那我就陪你玩到底咯!

封天剑法第三式,荡气回肠!

“唰唰唰!”

普通的一把长剑,在寒月乔的手中舞动出了如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强大的剑气,直接将于永兰整个人都给推了出去。踉跄了好几步才险险站住。

正在咯咯直笑的于永兰,死活没有想到才一个转眼的功夫,她抢占的位置就被寒月乔这么轻而易举地夺了回去。

旁观的人中,除了对于永兰献殷勤的苏猛面色发黑,其他人都忍不住笑起于永兰的狼狈。

“哈哈哈这剑术竟然连跟着掌门摸鱼的寒月乔都比不过,实在是学艺不精啊!”

“就是,刚刚都差点摔个狗吃屎”

“”

在旁人的嘲笑下,于永兰的脸就涨得更红,恼羞成怒地瞪着寒月乔吼道“岂有此理!你竟然还敢还手?那就不要怪我拿出看家本事,不跟你客气了!”

于永兰厉声喝完,周遭立刻安静了下来。

精致容颜吊带裙女生沁人心脾写真

于永兰可是在大长老门下专修了一个多月的剑术了,她的剑术,也获得了大长老的夸赞。同门之下,鲜少有人敢和她比试剑术。现在她要和寒月乔比试剑术,必定十分精彩。

苏猛也颇为自信地抱起了手,就等着看他的女人怎么在众人面前显露身手。

于永兰也确实厉害,长剑一挑,一纵,竟然连人带剑冲向了寒月乔。速度之快,犹如离弦之箭,所过之处,直接掀起了一片尘埃。

“哗!”

旁观者都忍不住惊叹于永兰的剑术之强,同时也暗自替寒月乔惋惜。这一剑下去,即使没有击中,也会被剑气伤及内府,不躺个十天半个月的都起不来。

然而

“乒乓!”

一声脆响之后,就看见于永兰手中的长剑竟然应声而碎,断裂成了两截的长剑,还有一截依然握在于永兰的手里。

于永兰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剑,完不敢相信,那排山倒海般的一剑,非但没有击中寒月乔,反而被她以剑砍剑,砍断了自己的剑!

“哗!”

周遭立刻发出了一片哗然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炸锅一般的议论声。

“寒月乔刚刚用的是什么剑法?太厉害了!”

“是啊,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剑气如此强劲的剑法!于家小姐的剑法本来还是上乘之作,可是如今和她的剑法一比较,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啊”

“难道掌门也擅长练剑,还传授了寒月乔剑术?怎么和我们平时听见的情况不一样啊?”

“这下于家小姐丢人丢大发了”

“”

在议论声之中,于永兰确实恼羞成怒到不行。其一是寒月乔的剑招太突然,她完没有预料。其二,寒月乔砍断的剑可是他们余家的宝剑!价值连城不说,还是代表了他们余家的荣耀。现在都被寒月乔毁了!

于永兰气的秀气的小脸都狰狞了起来。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将目光投向一旁的苏猛。这目光之中参杂着哀怨,撒娇,求助。就差开口喊苏猛替她出头了。

苏猛也十分上道,知道这是他难得的表现的机会。当机立断地挺身站到了于永兰的身前,冲寒月乔吼了起来。

“既然你的剑术这么了得,就来跟我过两招,敢不敢?”

“你?”

寒月乔上下打量了一番苏猛。

他的腰间挂着的是二长老门下的腰牌,也就是说,他学的是奇门遁甲之术。按照进入太乙门的时间上来看,他修炼奇门遁甲之术也不过是一月的时间,这时间上来看,确实能小有所成。

“好,那我就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寒月乔点了点头,面带着轻松的笑意。

今天不论如何,一定要叫他们知道,自己之前不说话,并不是怕了她们,而是没空理他们。现在抽空出来了,自然是要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听闻寒月乔坦然迎接苏猛的挑衅,于永兰和许多旁观者就经不住讨论了起来。

“这个寒月乔也太自大了吧?连修炼奇门遁甲之术的苏猛也敢应战?据我所知,掌门是完不懂奇门遁甲,也不可能传授她奇门遁甲之术的啊”

“就是啊!不是自大就是无知!有句话叫做无知者无畏,就是她这样的!”

“啧啧啧,苏猛的奇门遁甲之术已经修炼到了天罡之级,可以在无形之中变化出千万杀机,恐怕到时候寒月乔能不能身而退都是个问题啊”

“”

各种小道消息,议论声,如夏天的池塘里鼓噪的蛙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寒月乔压根就当听不见。

只注意到练舞广场的入口处,又陆陆续续涌入了更多的人来。随着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或许是动静太大,有人打了报告,竟然将大长老,二长老和三长老都给请了过来。

最热闹的是,尹玉君,寒天凤,寒繁华,寒清河他们竟然也跟着来了。而且立刻穿越过人群,来到了寒月乔的身边。

“寒姐姐,你上午没去摸鱼,竟然来这里打架了啊?”

“大姐,这就是你不对了,打架怎么也不叫我们一起来呢?”

尹玉君和寒繁花还算轻松,寒天凤则是一脸嫌弃地抱怨:“又惹是生非,你就不怕早晚被太乙门赶出去?”

寒月乔才不理会寒天凤的话,只将他们都拨开了,看向苏猛。

“可以开始了吗?”

“呵呵”苏猛狰狞一笑,斗大的双拳忽然互相抵着,道,“既然你这么着急的要来自取其辱,那我就成你了!”

话音刚落,就见苏猛忽地从衣袖中抽出了一张黄色的小纸片,纸片只有巴掌大。苏猛将其夹在手指之间,手腕猛地一转。那黄色的纸片直接飞到了半空之中,呈抛物线的向着寒月乔飞来。

武器?暗器?

寒月乔正感觉一头雾水的时候,没想到那半空中的黄色纸片突然爆开,画作一缕青烟之后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