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源,不用你在这里假惺惺的,我的儿子我会葬,不用你在这里装好人!”

林真真泪流满面,满脸的狰狞之色,歇斯底里般的冲着林清源咆哮了起来。

“林清源,你杀我儿子,就当是偿还了你生我养我的恩情。从此之后,你我恩断义绝,再见便是仇人!还有你们,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冷血无情的!”

林真真用一种充满刻骨铭心的仇恨,以及无尽怨毒之色的冰冷目光,死死盯着林清源,咬牙切齿不已,旋即更是逐一在林氏众人身上扫过。

林真真的目光,冷漠得仿佛丝毫不带任何的人类感情色彩,看得林氏众人心里直发毛不已,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林清源似有千言万语,但到了嘴巴尽数化为无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真真发了疯一般,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老爷子!”

看到林清源怔怔出神,久久无言,孟海再度低声道,似乎在征询林清源的处理意见。

“让她去吧!”林清源挥了挥手,一脸疲惫地道。

这场豪门恩怨,看得楚牧都一阵唏嘘不已,好好的一家人,最后却弄得反目成仇,不共戴天。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天大的讽刺。

普通人羡慕富人奢华享受的豪门生活,殊不知富人亦是羡慕普通人幸福美满,一家人和和气气、其乐融融的温馨生活。

青花瓷女郎街边出游极致优雅

“队长,队长……不好了,有人打进来了!”

然而,正当饭厅中陷入长久的沉默与无言,众人一阵唏嘘感慨之际,孟海手中的无线电对讲机,忽地响起了一道急促的声音。

众人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无线电对讲机那边传来的喝骂和打斗声。

“知道是什么人吗?竟敢在大白天就这么嚣张的擅闯林家?”

孟海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刚刚才出了韩森这么一档子事,现在又有人打上门来了,这不啻于又狠狠地打了他们这群林家保镖的脸面。

“一起出去,我倒要看看是何人,如此不将林家放在眼里!”

林清源的脸色同样无比的阴沉,挥了挥手对众人说道。

林清源会有才奇怪了,刚刚才处理了韩森这么一件窝心的事情,此刻乍听到有人打上门来了,林清源心中压抑已久的怒气,瞬间爆发了出来,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往别墅大门走去。

“楚牧,你给老子滚出来,真以为你躲在林家不出来,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众人还未走到别墅大门,便远远地听到一道震天怒吼声。

“咦?竟然是来找我的,声音听起来隐隐有些熟悉啊。”楚牧不由得微微惊呼一声。

唰!

跟林清源等人说了一声,楚牧足尖猛地一点,身形便化作一道流光,瞬间疾掠而出,先众人一步抵达了林家别墅的大门位置。

“原来是你这条会放狗屁的公狗啊!”

甫一抵达,楚牧便一眼看到当初在清河大酒店有过冲突的古万城。

“哎哟!哎哟……”

林家的保镖,被古万城带来的人马打得满地打滚,惨叫不已。

唰的一声,楚牧话音刚刚响起,古万城的目光,便宛如刀子一般投射了过来。

只是,楚牧口中极尽轻佻和蔑视的称呼——放狗屁的公狗,却是让古万城瞬间抓狂了起来,满面寒霜,充满了暴怒之色。

“小畜生,你的嘴巴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臭啊!”

古万城咬牙切齿,死死盯着楚牧,那副凶狠如狼般的眼神,恨不得将楚牧给生吞活剥了。

“说到臭,哪里比得上你这条公狗放的狗屁啊,简直就是臭不可闻!”

楚牧故意捏起了鼻子,一脸嫌弃之色地看着古万城。

“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