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怎么来啦?”夏淼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看的身后的于天忍不住都要笑了。

“这个年轻人是谁?你怎么也不介绍给你爸我认识认识?”夏淼的父亲说话很得体,没有因为夏淼晚上带这一个男人回家而感到愤怒。

“他、他。”夏淼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夏明的目光一直在打量夏淼身后的于天,于天面带微笑的跟夏明打了声招呼。

“叔叔,您好。我叫于天,是夏淼的朋友。”于天的话说的不卑不亢,没有因为夏明的特殊身份而有丝毫的惧怕之意。

“进来坐!”夏明点了点头,然后招待于天来到沙发上坐下。

“淼淼啊!你先上楼,我和小于聊聊。”夏淼一听,这是要支开自己啊!她假装没听见,继续在沙发上坐着。她这样的举动,让夏明和于天同时哑然失笑起来。

“快去!”夏明提高了下声音,夏淼这才心有不甘的撅着嘴上了楼。上楼梯的时候还不忘记对着于天一个劲的使眼色。

“小于啊,在哪里高就啊?”夏明声音沉稳的说道,他每一句话声音中都有这上位者的气势。

“自由职业者。”于天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就说自己是自由职业者。

“噢!家里现在还有些什么人呢?”夏明也是为人父所以他也免不了向世俗家长们一样的问话。

“就我一人。”夏明听到于天已经无亲人在世,他眉头皱了一下。无亲人在世说明这个于天和夏淼不是一类人,那自己女儿为什么会怎么晚了带一个男人回家?

美女树荫乘凉美艳清纯图片

“叔叔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于天起身告辞,准备离开别墅。

“那我就不送你了,谢谢你这么晚送淼淼回来。”夏明将于天送到了门口,然后轻声说道。

夏明看着于天的车远去,他才将门关上。

“淼淼,刚才那个男人和你什么关系?”夏明坐在了夏淼的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说道。

夏淼翻了个身,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是我男人!”夏父听到夏淼的话,一张脸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了解他吗?他就成你男人了?”夏父很平静的说道,这个时候他情绪越是激烈越会适得其反。

“当然了解啦!”夏淼一脸自信,好像她对于天有多了解似的。

“那你告诉我,他是干什么工作的?”夏父也不生气,仍旧是声音低缓的问道。

夏父这个问题可真是把夏淼给问住了,她确实不知道于天是干什么工作的。从她认识于天开始,她就觉得于天很是神秘。从来没有见他工作,而且就是给苏悠悠当私人助理也是暂时的。

夏父见到自己的女儿沉默,他笑了一下。“连自己男人是干什么工作的都不知道,还敢说人家是你男人?不会是你单相思吧?”夏父这句话让夏淼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于天是喜欢我的吗?可是他从来也没有说过啊?而且他外面还有一个苏悠悠。

“好了,别想了休息吧!他不适合你!”夏父说了一句之后,给夏淼盖上了被子,然后转身走出了门。

走出夏淼卧室的夏明,拿出了电话。

“喂!小李啊,你给我查一个叫于天的人,年龄大约二十五六岁。”

于天开着车回到了苏悠悠的公寓,他想起了夏明所问的话,他笑了。

就在这时,于天手表上的隐藏键亮了一下。于天知道一定是黑妞找自己了,他按了一下隐藏键。

“于天,你在执行任务吗?”手表里面传出了黑妞的声音,于天听着她小心翼翼的声音他觉得很好笑。

“没有,有什么事吗?”

“哼!这么久了你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我以为你跑了呢!”黑妞的小女儿态尽显,她在于天的面前没有一点黑博士的气势。

“我在想给你买什么礼物呢!”于天听着她那如同孩子一样的撒娇声,他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是吗?那你打算给我买什么呢?”黑博士很是好奇,她在想于天究竟会给自己买什么礼物呢?

“你说买一枚钻戒怎么样?”于天故意将声音变得很是严肃,听起来跟真的一样。

那头的黑妞一听于天要给她买钻戒一下子愣住了。

“这、这也太快了吧?我还没准备呢!”黑妞的声音突然变了,变得很是扭捏。声音中带有一丝高兴,还有一丝羞涩。

“哈哈,逗你呢!”于天终于忍不住了,笑出了声。

“于天,你混蛋!”那头的黑博士原本还有一些羞涩,但是听到于天竟然是逗自己的她一下子就怒了。

于天笑了一会听到那头没有了声音,暗暗想到,她不会真的生气了吧?不至于吧?

“喂!黑妞,怎么没声音了?”于天的声音传了过去竟然没有得到回声,这次玩大了,黑妞生气了!

过了好一会,“于天,没事的话我挂了。”从黑妞的声音中于天听出了一些失落,他愣住了。难道黑妞也喜欢自己?

“你的礼物我肯定带到,你放心。”随着于天的声音落下,于天手表上的隐藏键灯也熄灭了。

于天躺在苏悠悠的床上,虽然她不在,但是床上还有她的味道。于天深吸了一口气,将苏悠悠的味道吸入自己的鼻腔内。

第二天一大早,于天被一阵铃声给吵醒。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苏悠悠。

“喂!”于天的声音中带有慵懒之意,一听就知道刚睡醒。

“天哥,你在哪呀?”苏悠悠昨晚辗转反侧,总是难以入眠,脑海里面是夏淼和于天的身影。天一亮,她就忍不住了,赶紧给于天打电话。

“我在家呢啊。”

“啊?你在咱家吗?就你自己吗?”苏悠悠听到于天说在家,她心里一喜,但是随后赶紧继续问道,别夏淼也在那不白高兴了!

“对呀,就我自己!”

“那你在家等我哦!”苏悠悠挂断电话后,赶紧让父亲的司机将自己送回公寓,连早饭都没有和人家一起吃,现在她只想快点见到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