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同样也是一脸不解,这时魔尊突然想到了什么,对那女子急道:“把那药材拿来给本尊看看!”

女子闻言连忙将药材递到了魔尊手上,魔尊接过药材一看,这药材从外表看来确实和先前寒月乔摘下的药材一模一样,只是份量似乎太轻了一些。

这时魔尊脸色突然一变,随后重重用手一捏,那药材竟然就这么碎了,但是奇怪的是连半点汁液都没流出来。

“被她给骗了!这药材里面的精华早就被她给抽走了,剩下的只是一个空壳子而已,真是太狡猾了!”

就在魔尊和药园总管气愤不已的时候,寒月乔已经回到寝宫开始进行丹药的炼制,丹药炼制的过程倒也颇为顺利,将丹药捏在手中寒月乔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心中的诸多疑问很快就会有一个答案了。

成婚之日终于如期而至,魔族之中一片欢腾。

寒月乔头上披着红色的盖头在房中静静等着魔尊回来,与此同时桌上的那杯茶水之中也已经被寒月乔混入了先前所炼制的那颗丹药。

“你们都滚开,本尊要和娘子洞房!”

就在寒月乔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的魔尊的声音,随后房门更是被魔尊狠狠推开。

魔尊还没靠近寒月乔便闻到了一阵浓烈的酒气,看来这个家伙在外面被灌了不少酒,不过这样也好,等会儿应该更容易说出实话来。

魔尊进屋之后便朝着寒月乔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口中还含糊道:“娘子,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本尊这就来好好补偿你!”

眼看魔尊要把寒月乔扑倒在床上,寒月乔一个起身站了起来,更是自己将头上的盖头给掀了下来。

粉红色甜系Lolita美少女萝莉写真图片

今天的寒月乔特意梳妆之后更是显得极为美艳,魔尊看到寒月乔的样子不禁一脸迷醉,寒月乔这时将桌上的茶水端到魔尊面前道:“魔尊大人你喝多了,还是赶紧喝杯茶解解酒吧!咱们洞房也不急在一时的!”

寒月乔一边说着一边装出一副娇羞的表情,见到寒月乔这个样子魔尊简直毫无抵抗力,连看都不看就把寒月乔递来的茶水喝得干干净净。

见到魔尊服下了自己准备好的茶水,寒月乔眼中不禁露出一丝期待之色,很快就可以得到那些问题的答案。

魔尊在服下茶水没多久之后,果然眼神渐渐变得呆滞起来,寒月乔连忙上前把魔尊扶着坐到了床边。

受到药力影响的魔尊此时如同一个牵线木偶,完任由寒月乔摆弄没有任何反抗,等到让魔尊像个小朋友一样乖乖坐好之后,寒月乔终于准备提问了。

“我问你,你可知道北堂夜泫的父母去了哪里?”

寒月乔的第一个问题其实是替北堂夜泫所问,先前北堂夜泫多次为自己爹娘之事烦心担忧,寒月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所以决定先弄清此事。

魔尊听到寒月乔的回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回答道:“死了,他们都死了!”

“什么?死了?”

听到魔尊的回答寒月乔忍不住惊呼出声,与此同时寒月乔心里更是多了一丝担忧,若是让北堂夜泫知道自己的爹娘已经死了,他想必会十分伤心难过。

寒月乔想到这里顿时打定主意,这个消息以后遇到北堂夜泫还是不要告诉他的好,省得到时候他伤心。

这时寒月乔再次向魔尊问道:“我再问你,你可知道北堂夜泫的真正身份,他到底是什么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