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表现很正常。”钱龙微微一笑,道:“对了,杨家集体逃亡,负责接管杨家的产业吧,我会跟相关部门打招呼,把杨家的股权都转移到的名下。”

说罢,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一脸震惊的陈雨嫣。

陈雨嫣没想到钱龙非凡没有怪罪她,反而送给了她这么大一份大礼。

陈家和杨家同为苏杭四大家族,可陈家是不如杨家的,钱龙这一句话,等于是让陈家资产膨胀了一倍多。

“钱龙啊钱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陈雨嫣苦笑着摇摇头,随着和钱龙的接触,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钱龙。

其实钱龙不得不这么做,杨家太大,如果垮台,会对苏杭乃至华夏经济造成巨大冲击,而且会导致无数人失业。

而他在苏杭只认识陈雨嫣一个擅长管理的人,无奈之下只好把杨家送给陈雨嫣了。

……

钱龙回到隔壁自己家后,坐在客厅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蔑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姜绪新,问:

“姜绪新,师父临死之前有没有交给什么东西?”

“有。”姜绪新不假思索道,如今沦为阶下囚,而且身中摄心蛊,他已经没有反抗的念头了,道:“师父临死前给了我一个盒子。”

白嫩小妮纯纯的美

“盒子里装着什么?”钱龙激动的问。

“不知道,那是个机械密码铁盒,师父没说完遗言就死了,我不知道密码,就从没打开过。”姜绪新道。

“盒子在哪?”钱龙问。

“在喜来登大酒店,我一直走到哪都带着。”姜绪新道。

“郭老,麻烦走一趟,陪姜绪新去把盒子拿开。”钱龙转头看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郭士涛,道。

“小龙啊,不就是一个盒子么,用得着我出马?随便让这几个小崽子去拿来就行了。”郭士涛嘟囔道。

“我怀疑那个盒子里有破解永生之门的线索。”钱龙道。

“我现在就去。”听到永生之门,郭士涛瞬间睡意无,猛的站起身来,提溜起姜绪新就跑了出去。

钱龙笑眯眯的看着2号几人,问:“鲁易发呢?”

“唉,老大被姜绪新暗算,中了男版阴阳合欢散,他去找姑娘解毒了。”2号叹息一声,一副很担心鲁易发的样子。

钱龙苦笑着摇摇头,这群军人,果然被鲁易发训练成了流氓,道:“行吧,们都回去休息吧。”

“是。”2号等人立马撒欢的跑了出去。

钱龙去书房找来3张大纸,在第一张纸上写上永生之门配方,第二张纸上写了上帝的配方,第三张纸写上阴阳合欢散的配方。

然后认真研究了起来。

给陈雨欣解毒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

似乎永生之门的配方中,随便摘取一部分,再加上一两味药材,就能变成其他的奇毒。

“小龙,我回来了。”一个小时后,郭士涛提溜着姜绪新跑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箱子。

“盒子在哪?”钱龙连忙起身。

“在箱子里。”姜绪新坐在地上嘟囔。

钱龙赶忙打开箱子,当看到箱子里的东西,顿时无语,箱子里有各种取悦女人的工具,五花八门的,相当齐。

而这些工具最中央,防着一个木盒子。

钱龙把木盒子取出来,放在茶几上,轻易把木盒子上的小锁拽开,于是就露出了里边的东西。

那是一件正方体青铜器,青铜器由一个个小正方体组成,每一个正方体上都写着一些文字。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钱龙拿出青铜器,摆弄着看了一会儿。

青铜器差不多二十厘米长宽高,倒像是个魔方。

“这是一个36阶魔方,由46656个小正方形组成,这些小正方形上的字是秦国文字,一共也就7个字,其他的都是重复的,想要打开盒子,就得先把魔方拼好。”姜绪新嘟囔道。

钱龙和郭士涛对视一眼,心里满是震惊。

世界上最难的魔方是17阶,据说最快解开17阶魔方的人用了7.5个小时。

36阶魔方,而且是7个字母,代表魔方的7个颜色,想要解开太难了。

“正方体有6个面,而这个魔方却有7个字,我们根本不知道这第7个字应该摆在哪。”郭士涛拿过魔方,琢磨了一下说道。

“郭老,号称脑力工作者,能解开这个魔方吗?”钱龙问,反正他是解不开,也不擅长玩魔方。

“可以试试,不过够呛能解开,花非花用了一生都解不开,就算我能解开,也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郭士涛说道。

钱龙点点头,36阶魔方难度本来就很大,何况不知道第7个字的摆放位置,难度就更大了。

“这样吧,我弄一个国魔方大赛,奖金高一点,所有人都可以参加,我想汇聚华夏所有魔方高手,应该能解开。”钱龙说道。

“可以试试,比赛之前这段时间,我先尝试着破解。”郭士涛说道。

“好!”钱龙点点头,然后看向姜绪新,道:“姜绪新,这算是臣服我了吗?”

“不臣服又能怎样?”姜绪新苦笑。

“这样吧,我让鲁易发把体内的摄心蛊取出来,帮我去办一件事,事成之后恢复的自由,怎么样?”钱龙问。

“真的?”姜绪新大喜。

“当然,不值得我骗。”钱龙微笑道。“这样,去一趟德国,给巴赫家族的所有男人送一顶绿帽子,只要做到了,我就还自由。”

“就这么简单?”姜绪新一愣,送绿帽子这活儿,可是他的专业,这也太简单了。

“别小看巴赫家族,它是夜叉教麾下势力,我劝小心点,别没给别人戴上绿帽子,自己却被宰了。”钱龙提醒。

“放心吧,我有把握!”姜绪新站起来,自信满满道。

“嗯,先回酒店吧,天亮后我让鲁易发去找。”钱龙说道。

“好!”姜绪新点点头,拿起箱子,开心的就走了。

钱龙眯起眼睛贱笑起来,姜绪新修为不高,可是给人戴绿帽子的本领却独步天下,有姜绪新去给巴赫家族捣蛋,嘿嘿,巴赫家族的名声就等着烂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