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噗嗤……”

安吉丽娜嘴角鲜血狂喷不止,身形如同炮弹般倒飞而出。

安吉丽娜的身上,更是鲜血淋漓,布满了无数深可见骨的剑痕。

这还多亏了安吉丽娜在关键时刻,用圣力一连撑起了九道防御光罩,避免了被楚牧一招秒杀的厄运。

但饶是如此,楚牧的《惊神云灭剑诀》还是将其重创了开来。

此时的安吉丽娜,连站都无法站稳,只能单膝跪伏在地上,支撑着身体不至于倒下。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楚牧走到了安吉丽娜的面前,嘴角勾勒出一缕冰冷之色。

既然安吉丽娜想要干掉他了,那楚牧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可以干掉对方的机会,他可没有放虎归山的习惯。

嘭嘭嘭……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只见得这些建筑竟是一座座地炸裂了开来,化作一缕缕的黑气。

暖冬清纯灵动美女手捧苹果纤细身形图片

就连之前被他们摧毁的建筑也是一样,残砖断瓦也悉数化作一缕缕的黑气。

这些黑气透着一股凶残、邪恶的味道,让人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灵魂都在本能发颤的可怕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连忙大惊,眸子中不自觉地升起了一股惊惧之色。

恐惧,来源于未知。

“这是……?!”

就连楚牧,此刻瞳孔亦是忍不住狠狠收缩了起来。

楚牧之所以这般失态,盖因他从这些可怕的滚滚黑气中,感受到了一股跟他神识类似的力量。

而且,更让楚牧脸色难看的是,他赫然发现自己之前隐隐感觉到的那股兴奋情绪,其实并不是错觉,而是真的存在的。

因为,这股兴奋情绪的精神波动,跟这些黑气如出一辙。

很明显,楚牧之前否决的那股兴奋情绪,就是由这些黑气传出的。

他现在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之前那个看似荒诞的念头,竟然一语成谶。

这些建筑群,从本质上来说,的确可以称之为活物,因为它们都是由这些邪恶无比的黑气幻化而成的。

“难怪很多人都对第一感觉深信不疑,原来是真的有几分道理的。”

楚牧心中除了自嘲还是自嘲。

其实楚牧之所以会着了对方的道,完是因为他对于自身的神识太过信任了,总以为在他的神识扫描之下,一切都将无所遁形。

然而现在事实却狠狠打了他一巴掌,让他明白自己的神识也不是万能的,也是有可能被欺瞒住的。

说实话,这真的不能怪聪明,毕竟自打他的神识凝聚出来之后,一直无往而不利。

时间久了,换作其他任何人来,都会麻痹大意的,对神识的信心也会空前膨胀。

而且,当时他只是隐隐约约中感觉到那股兴奋的情绪,也不太确定,加上当时的确有不少的人,在这些黑气幻化出来的建筑中寻宝,楚牧之前的推断都是有理有据的。

当然,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随后那道冲霄而起的宝光,扰乱了他的心绪,完吸引住了他的心神。

“难道说三叉戟的出现,也是有人故意控制的不成?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不让我继续顺着之前的小小破绽,深入探究下去?”

楚牧的眸子瞬间瞪大了起来,脑海中陡然划过一个无比可怕的猜测。

“不好……”

旋即,楚牧猛地脸色剧变。

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再次异变突起!

只见得被安吉丽娜抓在手中的三叉戟,陡然化作一道惊天血虹,直奔楚牧而来。

三叉戟化作的惊天血红,速度太快太快了,比楚牧的极限速度还要快得多。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化作惊天血虹袭来的三叉戟,散发出一股惊世骇俗的恐怖气机,直接锁定住了楚牧的身体,令他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楚牧心胆俱裂,这一异变来得太过突然了,他心中才刚刚升起不好的念头,三叉戟就已经先发制人了。

好在楚牧心理素质了得,在知道被三叉戟锁定之后,直接选择硬扛。

嗡嗡!嗡嗡……

楚牧闪电般撑起了十数道的真元护罩,手中青云剑来不及施展《惊神云灭剑诀》,只能分开挥洒而出,斩出一道道青色的剑气。

嘭嘭嘭……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尽皆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楚牧力斩出的这些青色剑气,威力也不算弱了,当时连安吉丽娜施展的,威力达到四阶宗级层次的《九龙封天》秘术,也能够一剑一个,干脆利落地击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