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叶的确没有隐瞒她,沉默片刻后,这才缓缓道:“岳父年轻的时候曾遭人暗算,中了一种名为‘彼岸花’的毒素,泰森为他研究了二十余年的解药,可,由于这种毒素的成分太过复杂,所以,一直不得其门而入,他体内的毒素,存了二十余年。”

   叶千珞倏地从他怀里坐直了身体,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之前,她有怀疑父亲身体可能出了问题,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泰森是谁,苏景的师叔,医学造次自然不必多说,让他都束手无策的毒素,情况恐怕糟糕到了极点。

   也就是说,父亲这段时间吐血昏迷部都是那什么‘彼岸花’的毒素在体内作祟?

   可……

   “我跟我父亲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三个月了,之前他一直都没有什么异样,也没见身体出什么问题,如今为何突然间出现吐血昏迷等症状?”

   南宫叶重新将她拉入了怀中,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之后,悠悠道:“我怀疑那背后下毒之人出手了,岳父体内的毒素虽然被泰森用药物给控制住了,但,特制的毒素,一般都能通过特殊的方式催动,就像你之前在猛虎总部的情况一样,第二次中毒,完是用某种特殊的药物催动然后加剧了你们体内的毒素。”

   经他这么一说,叶千珞算是彻底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我父亲身边下了可以催动他体内毒素的药物,这才导致他的身体开始频频出现状况?”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而且,泰森与苏景也都是这么猜测的,岳父体内的毒素,还没有完被催动,暂时能压制,久而久之,就不好说了。”